【原作/极夜】开幕之前-夏泠风篇

  想写一个混淆原作和极夜设定的前传系列,也就是说原作和极夜都能用的那种……每个角色一小段,不知道能不能把家里所有角色都搞一遍。

  第一个先搞夏少侠,不知道为啥我老是忍不住想吐槽他【扶额

 

————————————

 

  夏泠风篇
  
  夏泠风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从他有记忆开始,他的身边就只有师父。
  师父是个一本正经的道人,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性子更是沉稳恬淡,一看便是出世高人。夏泠风对他这严肃的师父一向心存敬畏,他不仅在指点武功时总是一丝不苟,平日里若是顽皮闯了祸,打手心罚抄书总是免不了的,年幼好动的夏泠风在这方面没少吃亏。
  可师父又是这天底下第一个对他好的人。他教他习武强身,也教他认字读书,小时候生病高烧不退,也是师父彻夜守在他身边,帮他擦拭额头掖好被角。
  夏泠风想,他这一生唯一对不住的人,大概就是师父了吧。
  每个孩子都无可避免地会思考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夏泠风也不例外。事实上他从很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并不寻常,而且还是令人不愉快的那种,不然且不提他那与众不同的蓝瞳,门派里旁人又为何总用奇怪的眼神看他呢。他尚未记事就被送上了山,不曾享受与父母在一起的时光,这总是个缺憾,尽管师父待他既是严师又像慈父,可他毕竟不能代替他的亲生父母。
  
  ——夏师弟那孩子,说来倒也真是可怜,像这样门户隔阂立场不同,总归是难办,或许送到山上斩断尘缘已经是最好的选择。
  ——可不是,他这种出身,除了走清修一途,难免要卷入血雨腥风。
  
  年幼的夏泠风躲在柱子后面,偷听着师兄师姐们谈话,倒是平静得很。他咬紧嘴唇,握紧了小拳头,安静而轻快地迈着小碎步跑去了后山。
  要说这夏泠风,的确也是个奇怪的小孩,小脑瓜里不知都装了些什么,从此之后他并没有显得沮丧,反而表现得更加没心没肺。明白了旁人对他的疏离之后也没有什么表示,反而更加闲不住,一有空就跑去后山游玩探索起来。他天生身负异能,能与飞禽走兽交流,这么一来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干脆一有闲暇就跑去后山与鸟兽玩耍,几年积累下来俨然山中一霸。
  但同时,他跟门派里的关系却是更加疏离。长辈们提起他都是叹气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同门师兄弟倒是很少见他,只知门派中有这么一个不思修行,整日上蹿下跳致力于祸害众生的存在。
  你再这么下去,当心变成第二个夏泠风。师叔师伯们教训门下弟子时往往拿他当反面教程,夏泠风知道了只是哈哈一笑,没想到他一个小小的普通弟子,在门中倒是名气不小。
  
  的确是没想到。
  夏泠风本想让旁人忘记他的存在,没想到却是一举成名,或许这也算是世事无常。
  那日他照例逃了早课,却被师父堵了个正着。
  “风儿,你这是又要去哪里呢。”
  夏泠风挠了挠头,若是旁人便罢了,哪怕是掌门来了,他也能随机应变地编出一套说辞搪塞过去,可对着师父,他始终不愿说半句假话。
  见他低头不语,师父倒也没再追问,只是淡淡地说道:“你这孩子,怕是又要跑出去玩吧。”
  其实夏泠风此时已经长成了十四五岁的少年,虽然还面带稚气,却也不是幼童模样了,也就是师父,还依旧拿他当孩子看待。
  “你天资甚高,若能安心修行,将来必成大器。”师父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只是你这性子,没个定性,无论是内功修行还是参悟道法,连一个时辰怕是都坐不住,又要如何是好?”
  “师父。”夏泠风低头闷闷地说,“我一直在想,人生不过短短百年,武功再高又能如何?若最终还是孤零零的一堆白骨,回首一生,岂不是浪费了大好时光?”
  他说着,抬起头,湛蓝的双眼里充满了安静而认真的神色。
  “若说道法,道常无为而无不为,我的道自在心中,走到哪里都是一样,又何必坐在殿中整日参详。”
  “不思进取。”师父这样说,话中却并没有丝毫斥责之意,只是静静看着他,过了许久才终于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轻叹道,“罢了,你有这种想法,或许也是命数,等你再长大些,便可下山到这江湖中走走,长些见识,总归是好的。”
  “为师只盼你能记得今天说过的话,无论世道如何变迁,勿忘初心。”
  
  从此之后师父没再为此事管束过他,夏泠风倒也乐得清静。他在十六岁那年终于是下了山,进入了这个纷乱繁杂的江湖,偶尔回到师门,也仅是为了向师父道声安好。他悟性甚高,虽内力不足,剑术轻功却均在年轻一辈中算得翘楚,奉师门之命行侠仗义,过了些日子便已颇具侠名。只是他始终不知道师父是否曾对他寄予厚望,又或许只盼他能像个普通人那样平安度过一生。
  只是在多年后午夜梦回时想起这件事,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师父,在这个世界上,不改初心,真的很难。

 

  ——暂时截止于此——

 
评论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