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脑洞

突然特别想吃光弗雷。
准确的说是特别想看光x幻影x真弗雷的两个人强行三角(好的我知道我有病所以不打tag,但是不说我会憋死,萌的太冷了我就差精分跟自己聊脑洞了=L=

基本的剧情就是阿光为了救真弗雷,和附在弗雷身上的幻影一起到处旅行的故事,具体来说差不多是这种设定,非常我流:

那种少说话多做事的性冷淡风格,但是为人特别好青年,能为别人豁出去,却一点都不在意自身安危,战斗力奇高,且自毁倾向极强的阿光。
人很聪明一点就透,但是情商有问题,尤其遇到和自己相关的事,神经大条,情商几乎是负数,往往在失去重要的东西以后才意识到难过,会自己躲起来偷偷哭,但是在人前一定会假装没事,害怕失去因此格外努力。
只要有人需要帮助就绝对没办法放着不管,天天被被幻影念叨然而死性不改,自从知道幻影是自己的负面情感附在弗雷身上之后,总觉得是自己乱碰水晶才导致弗雷现在这个半死不活的状态,自顾自地充满了毫无理由的负罪感,也因此想找到解决的办法。
虽然被幻影念了也会不安会产生歉意,虽然本质上也是自己不过一旦面对面还是会对幻影产生愧疚的情绪,然而遇到分歧会倾向于想办法说服弗雷一起镇压幻影(。

刀子嘴豆腐心,看到阿光作死会发火,但过后还会好好给他包扎帮他善后,唯一毛病是看不得阿光对别人掏心掏肺,动不动就(划掉)吃醋(划掉)闹别扭的幻影。
真·负面情感,因为意外现在占着弗雷的身体,然而除了很高兴自己有机会跟光呆好好谈谈之外,甚至还有点嫌弃现在的状况。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他的存在才维持了这个身体的机能,在附身过程中身体上的伤势会逐渐恢复,但以太不会,并且幻术也对他效果不大,。
能直接从大脑里读取弗雷的记忆,有的时候也会被弗雷的潜意识支配,就很不爽。虽然也可以靠以太凝结出半实体,但由于消耗很大基本不会这样做。认为弗雷和阿光都有病,一帮助别人就智商掉线连自己性命都不要仿佛精神障碍,简而言之就是智障。但是他自己却每次都顺着他们来,虽然嘴上抱怨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去帮忙,根本就没立场说呢www
“我觉得不行,但如果你坚持……好吧好吧,我一起去。”←这是日常,对阿光很气但又没脾气,对弗雷更多是一种震惊于我靠竟然有人比光呆还作死却又放不下的情绪。

冷静又温柔,兴趣是读书(设定集),基本上是个随和的人,不过在涉及某些地方的时候有着很倔的一面,某种意义上比光呆还拉不住的真弗雷。毕竟如果说光呆是自毁倾向,那弗雷基本已经自毁成功。
幼年时好友被诬陷致死(设定集),从此踏入黑暗,决心不再眼睁睁地看任何人在眼前死去。内心对伊修加德正教有着很深的恨意,甚至是个无神论,平时隐藏得很好,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也许比起暗黑骑士也许更适合做个治疗。有着如果要死自己一定是先死的那个这种残酷的觉悟,教莉艾勒幻术也多少有点安排后事的意思。
本来已经濒临死亡,但由于水晶夺取了阿光的以太,强行续了一秒,目前处于不算活着但也没死的活死人状态,大部分时间意识都在半昏睡状态,由幻影操纵身体,如果幻影脱离身体的话,就是半死状态。偶尔会有清醒的时候,不过即使在昏睡状态中也能多少感知外界,所以要是强行叫醒也不是不行,虽然由于虚弱很快还会睡过去。
另外由于幻影的存在,会分享光呆的记忆,在意识不清的时候容易出现记忆的冗杂和混淆,并感受到光呆的负面情绪,(划掉)对病人的恢复非常不好(划掉)。

总之就是两个人(物理)组成(精神上的)三角,互相都觉得自己挺多余(并没有),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等边三角形的故事。
我知道我有病,看到的人不要挂我好吗(抱头)

 
评论(2)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