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传说】没拆开的纸飞机【光影】

  核心是微博上看到的#写手精分试炼七题#。
  内容是脑洞提供机里挑一个。
  一共七篇,我会陆陆续续写完。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全程光影诶嘿。
  
  1.用一方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学paro,年龄操作。
  
  ——没拆开的纸飞机——
  
  在那个人死去的第七天,他又看到了那架纸飞机。
  边角处已经有些泛黄,皱皱巴巴的机翼在阳光的照射下已经有些透明,看起来脆得令人心惊胆战。
  好像轻轻一碰就会折断,就像那个人一样,再也回不来。
  
  它诞生于几年前的一个中午。
  窗外鸣叫的蝉还在无忧无虑地享受着短短的生命,他们也还从未考虑过命运的无常。
  凌夙一直都是班里比较出众的那类学生,包括他的身高,良好的作息和运动习惯让他发育的非常迅速。这样的男孩子总是很受小姑娘欢迎,即便他只是坐在最后一排撑着脸看书,也会有邻班的小姑娘踮起脚尖从后门的小窗瞧他一眼,然后红着脸小步跑开。
  “嘿,抬头!”
  凌夙抬起头,正看到一个纸飞机不偏不移地落在他的书上。
  “成功着陆!”
  紫色短发的少年吹了一声口哨,他斜坐在前面隔一排的座位,身体转过来趴在后面的书桌上,一绺不听话的头发趾高气昂地翘着,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他无奈地拿起纸飞机,合上书本,只是被对方兴高采烈的表情感染到,不由得也微微笑了起来。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突然想起玩纸飞机?”
  “怎么,老子乐意,不成吗?”阴影撇了撇嘴,“有了这个,以后传小条就方便多啦,省得之后又被夜璇那家伙扣掉。”
  想起前桌冷着一张脸表示我才不是传令兵的情形,凌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夜璇不帮你传这种东西也是应该的,再说,目标这么大,你就不怕直接被老师扣下?”
  “呃……那倒也是。”
  阴影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发,连呆毛都有些垂头丧气。或许是他当时的表情让凌夙觉得很有趣吧,事到如今连凌夙自己也说不清他当初是怎么想的,不由得脱口而出:“说起来,你听没听过最近很受欢迎的一条流言?”
  “啥?”
  “把愿望写在折星星的纸里,叠起来,等攒满1000颗星星的时候愿望就会实现。”
  “听起来像是小丫头玩的把戏。”阴影不屑地偏了偏头,“我比较相信原来说要写在纸飞机上的那个。”
  他指了指凌夙手里那个纸飞机:“写在上面,然后扔出去,如果看不见了,就能实现。”
  “哎?那你写了些什么没有?”
  凌夙故作惊讶地说着,伸手就要把那个纸飞机拆开来看看。
  “嘿!不许看!”
  没想到阴影忽然站起身,伸长胳膊将纸飞机一把抢了回去,其力道之大甚至将纸飞机的机抓出了折痕。
  “你还真写了啊?”凌夙也来了兴趣,他伸手作势要抢那个纸飞机,“来看看嘛,我猜猜你写了什么?是向隔壁的月宫同学告白成功还是永远和妹妹在一起?”
  “才不是呢!”
  阴影涨红了脸,和他打闹成一团,周围留在座位上的同学也乐得看热闹,到后来他们甚至忘了看飞机里的内容这件事,午休时间就在一片嘻嘻哈哈中悄然过去。
  
  那就是青春啊,那些嬉笑打闹的情形,错过了,就一辈子也不会再有了。
  那时候他们都以为前面的路还很长很长,他们可以一起走下去,可看的风景还很多很多。
  后来前桌沉默寡言的男生参加了摇滚乐团,穿着一身黑色皮衣弹贝斯的样子不知迷倒了多少花季少女。
  后来隔壁的漂亮姑娘有了男朋友,让大家惊叹了一把原来平时看上去冷高得不得了的姑娘也有主动出击的时候。
  只可惜这么一来,阴影的告白计划始终也未能完成,一开始他还打趣说一定是他扔飞机扔的不够远,后来大概是不忍心继续在人家伤口上撒盐,也就渐渐遗忘了这档子事儿。
  后来他们毕业了,事业也小有成就了,虽然在一个城市里,却忙忙碌碌少有聚首。
  再后来……
  再后来,那个人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妹妹打来一个电话,带来了那个人的死讯。
  这时他才想起来,原来生命一直都是这样的无常。
  
  那是阴影下葬后的第七天,他的家人在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本写着凌夙名字的书,书页已经有些泛黄,可保存的还很完好。大大咧咧的阴影并不是那种爱书之人,可见他对这本书有多爱惜。
  我猜那一定是前辈借出的,我想替哥哥还回去。
  他匆匆赶到时女孩还红着眼圈,似乎才刚刚哭过,却仍然努力挤出一丝微笑。
  我知道,前辈是哥哥最好的朋友。
  凌夙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刚失去亲人的女孩,阴影走了,他的心里同样也空空荡荡的。
  那个人在那里,哪怕不联系,都仿佛一转头就能看到的亲近,而一旦不再,就真的,再也找不到了。
  他静静地听着她讲述出事前的一些琐碎小事,把那些事一件一件记在心里。
  他自然想要多知道一些,毕竟那是,那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时间啊。
  
  回去的路上他不小心弄掉了那本书,竟看到那个旧得不成样子的纸飞机从书里掉出来。
  前一天刚下过雨,泛黄的纸掉出来时不巧沾了水,他连忙去擦,却看到沾湿的纸张上隐约透出些字迹。
  是了,那就是他们当初忘记要看的“愿望”啊。
  不如看看吧?如果可能的话,去帮他完成吧?
  鬼使神差地,凌夙小心翼翼地拆开了那个纸飞机。
  简简单单的两行字,潦草的笔迹还带着那人学生时代的年少轻狂与飞扬跋扈。
  
  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比朋友比兄弟还重要。
  一辈子!!!
  
  写字的人很用力,大大的感叹号划出张狂的形状。
  一辈子在一起,这是多么简单又多么奢侈的愿望啊,像极了那个人平日的猖狂。
  可他又何尝不想呢。
  即便不说出来,心里也忍不住会这样期望。
  他握紧了那张打湿的纸张,也不知上面究竟是雨水,还是之后落下的泪水。
  
  凌夙想,那大概就是他的初恋吧。
  纸飞机兜兜转转,终于又飞回了他的手里。
  
  谢谢,你的心意,我终于收到了。
  
  Fin。
  
  
  碎碎念。
  说到死亡梗,果然就要想到回忆杀!
  看到那个题目的时候就脑洞关不上啦!既然有纸飞机就直接学paro,如何呢?
  青春的味道真是酸酸甜甜的不是吗!
  
  呃……就算没有甜到我也已经尽力了TAT

 
评论(5)
热度(1)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