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个相关的梦

*梦记录。
*只梦到了一个开头,没有结局,如果有人梦到后续请务必告诉我。
*黑骑梗,将英雄和幻影视为两个人格,光呆生了个病导致表里人格对调的故事。
*梦里的冒险者是有名字的,但是睡得迷糊不记得了,所以用XX代替。
*出场角色特别多,但大多是打酱油,部分对白是我醒了以后自由发挥的,不多赘述。

Ready?

***

冒险者病倒了。
晚餐时他还在忘忧骑士亭里和阿尔菲诺以及塔塔露说着寻找拂晓幸存者的事,然而说着说着阿尔菲诺明显地感觉到冒险者在走神,起初是反应有些迟钝,之后很快便迟钝到几乎无法对话。
“XX?”当他再一次略过对话,被忽视的阿尔菲诺有些不满地开口叫了他的名字,然而当他抬起头看向冒险者的脸,所有的不满都变成了担忧,“你还好吗?脸色好苍白。”
“啊?啊,我没事。”冒险者愣了一下,似乎刚从梦中惊醒,他苦笑了一下站起身,“可能是有点累了,你们聊,我先去睡……”
然后他就这么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直接碰倒了身旁的椅子。
身体砸在地上的声音太大,周围的客人都向这边看了过来,就连坐在远处楼梯栏杆旁边的客人都听到了这边的响动。
“喂!XX!”阿尔菲诺和塔塔露几乎同时从椅子上跳起来冲到冒险者身边,倒在地上的青年紧闭着双眼,面色惨白。
“好烫!”阿尔菲诺伸手去摸冒险者的额头,像触电一样缩回了手,“他在发烧!”
“发生了什么这么吵?”
一个陌生的声音传过来,阿尔菲诺抬起头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骑士正向这边走过来,头两侧的角说明这是一个罕见的敖龙族男性,而他旁边跟着一路小跑的则是一个精灵族女孩。
骑士在冒险者旁边蹲下来,皱着眉头:“XX?他怎么了?”
这个面色不善的敖龙族骑士也许是冒险者的熟人,阿尔菲诺简单地向他讲述了冒险者突然倒下去的事,而那个精灵族女孩则拿出幻杖释放了一个治愈魔法,然后抬起脸说:“希德勒格,XX病得很严重,要快点让他去休息。”
“……知道了。”被称作希德勒格的敖龙族骑士啧了一声,弯腰把冒险者打横抱了起来,阿尔菲诺发现他背着一把非常大的双手剑,似乎并不是普通的骑士。
“希德勒格是暗黑骑士。”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一旁的女孩轻声说,“XX也是。”
这么说来的确看到过冒险者保养装备时拿出过双手剑,只不过冒险者会使用的武器太多,阿尔菲诺并没有特别去在意过。

在骑士和女孩的帮助下,他们将冒险者安置在了旅馆客房里,阿尔菲诺是不大会照顾人的,反倒是希德勒格去打了水,把凉毛巾敷在了冒险者的额头上,这似乎让高烧不退的人感觉舒适了一些,昏睡着的冒险者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
名叫莉艾勒的女孩似乎十分担心,她坐在床边直到深夜才在希德勒格“小孩子该睡觉了”的督促下离开。
冒险者病得太突然,很难想象平日里体格强健的人会病得如此厉害,后半夜是阿尔菲诺守着的——他坚持声称自己不是小孩子就算少睡几个小时也不会长不高——让他郁闷的是那个高大的龙男露出了一副觉得好笑的表情,走的时候还故意拍了拍他的头,长得高了不起啊。他学着希德勒格的样子把打湿的毛巾拧掉多余的水,搭在病人的额头上,冒险者似乎陷入了梦境,阿尔菲诺隐约听见他在念一些人的名字,有他认识的,比如敏菲丽亚,也有不认识的,比如弗雷,但念的最多的还是那位他们共同的朋友,奥尔什方。
……唉,如果他在这里就好了,他一定比阿尔菲诺更会照顾人。阿尔菲诺有些苦恼地想着,迷迷糊糊地趴在旁边的桌子上陷入了浅眠。

第二天一早接到塔塔露联络的雅·修特拉来了,在查看了冒险者的状态之后她断定这只是疾病引起的高烧昏睡,并不是中了什么魔法诅咒——当然也没什么魔法诅咒能够影响到光之使徒,但这样的判断还是让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会睡多久就要看他的自我修复能力了。”雅·修特拉摊手表示无奈,“看这个样子,应该积累了相当程度的疲劳吧。”
光之战士足足睡了两天,这件事不知为何传的特别快,这两天来探望他的人简直五花八门,有五大三粗的佣兵,也有娇小可爱的小姑娘;有在宝杖大街做生意的,也有在云海种菜的;有驻守皇都的龙骑士,也有混进城里取材的记者,甚至还有邮差莫古力和假扮成人类的妖精族(他们的口癖实在是太过暴露身份),甚至连平日不乐意来这种混乱的地方的福尔唐家大少爷也急匆匆地拎了个药箱子来探病……场面混乱程度简直令人大开眼界。最后塔塔露不得不站在门口,发挥她作为拂晓接待员的实力把大多数奇奇怪怪的访客挡在门外,以免打扰到病人。
好不容易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探病大军送走,塔塔露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听见头顶上有人问:“塔塔露小姐,XX阁下怎么样了?”
天呐怎么还有人,这一刻塔塔露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她抬起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病人需要休息还请您先回去吧……总骑士长阁下?”
来的人正是神殿总骑士长艾默里克,后面跟着的却是希尔达,露琪亚竟然没有跟他一起来,真是罕见。
既然这么熟就让他们进去吧,塔塔露转身开了门,刚好对上了冒险者迷茫的目光。

他醒了。
张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老旧的天花板,他试着转动僵硬的脖子,发现自己的额头上还贴着一块半干的毛巾,随后看到了阿尔菲诺焦急中带着些欣喜的脸。
“太好了,你总算醒了!”阿尔菲诺说着,试图阻止他的动作,“哎,你先别急着起来——”
他并没有听从劝阻,用酸软的手臂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环视四周,破旧的旅店,旁边是阿尔菲诺,远一点背靠着墙壁的是雅·修特拉,他们正担心地看着他。
这是哪里?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去哪里了?这一次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出现在这里的?为什么看起来阿尔菲诺和雅·修特拉看起来跟他还很熟的样子?
昏昏沉沉的脑海里首先浮上的是一连串的疑问,他试图检查自己的记忆,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可用信息,他记得那个人正在和阿尔菲诺说话,然后……
他看到门开了,塔塔露引着后面的两个人进了屋,再看见他的时候这个拉拉菲尔族小姑娘露出了惊喜的表情,蹦跳着跑了过来,嘴里喊着:“XX!太好了你醒了!”
“XX……?”他愣住了,这是那个人……这是他“自己”的身体?
“XX阁下,你感觉好些了吗?”也许是他这个样子有些让人感到忧虑,艾默里克开口问道,“听说光之战士病倒了,这些天来这里看望的人很多呢。”
“光之战士……?”
坐在床上的青年抬头看着艾默里克的眼睛,似乎想从中看出些什么似的,然后就在艾默里克不自在到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又转向旁边的希尔达。刚从昏睡中醒来的冒险者像一个天真的孩童,仿佛对面前的一切感到好奇,湛蓝的眼睛里却空荡荡的,没有往日的朝气蓬勃。
“艾默里克。”
“希尔达。”
“塔塔露。”
“雅·修特拉。”
“阿尔菲诺。”
他一个个看向他们,小声地念着每个人的名字,然后他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XX。”
这种奇怪的状态让屋里的几个人担心极了,然而还不等他们问些什么,他突然抬起头,如自言自语一般地说:
“我是XX,但我不是你们的光之战士。”

他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但表情认真,毫无虚假。

评论(4)
热度(11)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