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奇奇怪怪的脑洞整理

没头没尾的智障脑洞。
每天都有复数的脑洞冒出来,以前只是不想填坑,现在连挖都懒得挖(。

1、喜欢欺负人的召唤X菜鸟龙骑
对于龙骑躺在地板上这件事,召唤表示不屑一顾:“哦没事,你躺着吧,反正人送外号躺尸龙嘛。”
“……再多嘴打你啊!”龙骑躺在地上磨牙,无奈没有治疗在场他也只能躺在地上磨磨牙。
等他爬起来!
……哦他得先能爬起来再说。
“就你?”召唤笑眯眯地蹲下来,掀开龙骑的头盔,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脸,“这是在质疑我的近身战水平吗?”
龙骑看着他手里封面带尖刺的魔导书,又看看头顶上摩拳擦掌的小泰坦,喉头干咽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先别说话为妙。
识时务者为俊杰。

2、龙X猫,欺负小动物
被敖龙的影子覆盖住的时候,猫魅的内心基本是崩溃的。
他不得不仰起头去看这个大个子的脸,这个强壮的家伙长得很有特色,或者说,相当威猛。他的脸上覆盖着一些鳞片,头两侧相当于人类耳朵的位置长有一对巨大的角,深邃的五官带着些凌厉,比猫魅的圆脸看起来成熟了不知多少倍。
——这家伙看起来好凶啊。
猫魅紧张得全身僵硬,尾巴上的毛都要炸起来,虽然很想跑但背后贴着墙好像没路能跑呢。
敖龙居高临下地瞪着他,两眼发亮的那种,随后一只大手就覆盖到了他的头上。
来自遥远东方的敖龙此前并没有见过猫魅这种生物,眼前这只毛茸茸的类人生物让他感到十分新奇,薄薄的猫耳朵在他手底下摇晃抖动,柔软的手感好得让人爱不释手。
啊真是可爱的小动物。
他完全忽略了这个“小动物”已经被他吓得僵直着身体不敢动这个事实。
……诶这是啥?
敖龙心满意足地摸着猫头,忽然看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动来动去,看起来有点像尾巴?然而敖龙的尾巴覆盖有坚硬的鳞片,虽然可以小幅度摆动,却不可能甩得如此灵活。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弯下腰去捞那个东西,然而那个毛茸茸的东西却并不好抓,只是在他手中停留了一下就滑走了。
不过这似乎真的是一条尾巴,如此柔软灵活的尾巴……真是太奇怪了。
捞了几次都没有抓住那条尾巴的敖龙终于失去了耐心。
“你这个傻大个放我下来不要拉我的尾巴救命啊啊啊——”

3、幻想药,好奇心害死喵星人
冒险者歪头看着邮件里的小瓶子,半天才想起这好像是新年时抽奖得到的礼物。它看上去就像一瓶圣灵药……当然,除了标签上写着一行小字以外。
“幻想药……奇迹之药?”
不知为什么标签中间的字迹糊成了一片,猫魅的尾巴大幅度地甩动着,最终在踏入旅馆的时候忍不住拧开了瓶子。
一口……就尝一口。
这么想着,一不小心就把整瓶药水都喝了下去——反正一共也没几口。
有点甜甜的,味道还不错,他毫不在意地想着。反正恢复药以太药圣灵药都喝过,多喝一瓶也不是什么事儿。结束了一天的冒险,猫魅丢开护甲和外衣,换上宽松的睡袍,随便洗了把脸就蜷缩在舒适的床铺上沉沉睡去。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他站在乌尔达哈的红玉大街上,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围着他鼓掌,这时希尔迪布兰德从人群中钻了出来——哦他竟然还穿着那条白底蓝边的春裙——对他振臂高呼冒险者阁下,这是多么完美的淑女啊!
什么鬼。
他从这个莫名其妙的梦中昏昏沉沉地醒来,脑子似乎还有些不清醒,他坐起来抬手揉眼睛,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双手是怎么回事!?
他盯着自己的手,柔软的手指,纤细的手腕,几乎看不出多少肌肉的轮廓……不对啊他明明平时都有好好锻炼……他打量着自己,视线逐渐下移,然后在低头的一瞬间睡意全无。
卧槽这是什么!
冒险者从床上跳了起来,直接奔到了镜子前。
镜子中,一名穿着单薄睡裙的猫魅族少女正一脸惊恐地望着他。

4、英雄(女)X幻影,有病
司仪莫古力感到非常奇怪,明明是在两个人走入婚姻的殿堂,为什么面前这个冒险者却是一个人。
自己挽起长发,自己穿上婚纱,她坐在空无一人的圣堂里,没有伴侣也没有观礼者,却挂着幸福的笑意。
仿佛在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冲锋陷阵的光之战士,不再是那个挑战蛮神的镇神白刃,只是一个年轻靓丽的待嫁新娘,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着美好的幻想与憧憬。
冒险者小姐,仪式时间要开始了,你的伴侣还没到吗库啵?
哦,已经到时间了呀,那就开始吧。
少女施施然站起身,走到了圣坛之上,拿起台上那枚代表着永恒的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库啵?你的伴侣还没有到呀库啵?司仪莫古力不能理解地歪过了头。
你在说什么呀?
少女露出了非常温柔的表情,抬手在自己胸前拍了拍。
她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在莫古力惊讶的目光中,她端起金杯,将誓约之酒一饮而尽。
这样我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哟,我亲爱的幻影小姐。
她低头亲吻戒指上的宝石,喃喃自语。

5、召学召,故事线变动。

在最开始的时候,海风拂过海洋女神的神秘面纱,卷着淡淡的咸味和阳光的温度。
未来的学者踏着向下旋转的阶梯走进秘术师行会训练场,有些青涩地小声向前辈询问训练任务的事宜,而未来的召唤师挑起眉梢,回应一个温和的笑容,明亮的双眼中是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
从这一天起,他们是同窗,是师兄弟,是本以为最了解彼此的人。
直到那一天的来临。


那是他终身难忘的经历,萨纳兰的狂风卷着黄沙,满满的都是血腥与苦涩。
快走,别回头。
他记着前辈的警告,咬着嘴唇吞下所有的眼泪,他的左肩在流血,背后也被灼伤了一大片,几乎与死亡擦肩而过,却仿佛不知疼痛一般奔跑,甚至没时间为自己咏唱一个应急的医术。
等他带援军归来时,众人悉数获救,却唯独少了那一人,他们都说那人已经消失在了冲天的火光中。
不,他不会死的。
只有他一个人还执拗地这样想。


他们重逢的那天,库尔扎斯的风雪扑面而来,冷彻骨髓。
蛮族以太之光冰冷的光芒映着那人的侧脸,嘴唇紧抿不带一丝笑意,他穿着样式奇特的古朴长袍,肩上停着由蛮神以太凝结成的幻兽,脚下则踩着本应受到蛮神庇佑的异族尸骸。
好久不见。
学者听见自己的喉咙发出干涩的声音,他看到那人转头看向他,左脸一大片被烈火烧灼后留下的伤疤触目惊心。他看到对方的嘴唇动了一下,然而雪原上呼啸的风雪几乎掩盖了耳畔小仙女拍动蝶翼的的声音,他什么也听不见。
但学者看懂了,那个人说的是,不要来找我。
然后他转身离去,留下另一人在背后死死地握紧了双拳。


再一次听到那个人的消息,加尔提诺平原的大雨倾盆而下。
学者跟探索队的人围坐在篝火边,听他们讲述不久前在萨纳兰地区发生的商队袭击事件。役使着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着的使魔,将一切烧成灰烬的神秘人,以及与之抗衡,同样驱使着与蛮神类似的可怕使魔的人。
那是连古代亚拉戈人都忌讳的秘法,本应在人们的恐惧中被狩猎殆尽的、名为召唤术的魔法流派。那本应失传的古代秘法,让他想起了那个人身上亚拉戈制式的法袍。
学者本以为召唤师是在躲着他,现在看起来也许他躲避的是整个世界,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早已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秘术学徒,他连毁灭古代尼姆的恶疾都不怕,又怎么会畏惧这一点点拒绝。
这次,绝对不会再让你逃走了。


学者最终在萨雷安废弃的图书馆里找到了召唤师的藏身之处,他窝在成堆的书籍中,头顶上飘着的微缩型伊芙利特充当着阅读所需的光源,同时也承担起了暖炉的作用。
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要逃走,为什么要避开旁人,独自躲在废弃的图书馆里与使魔为伴?
学者最终咽下了所有的疑问,安静地在召唤师身边坐了下来。
你不害怕吗?
召唤师抬起头,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面具盖住了他被烧伤的左脸,唯独露出了依旧明亮的眼睛。
学者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抓起了一本书。
在世人对召唤魔法的恐惧消失之前,就由我在这里陪着你吧。

评论
热度(16)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