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XIV】小独角兽大冒险

刷衣服的时候刷到了小独角兽跟宠,蹲在路边跟它玩的时候突发了脑洞。

↑对就是这个东西,小介绍是亲近心灵纯洁的人【。

自娱自乐的智障向,还有一半是黑泥。
这个冒险者有病,有病,真的有病,重要的事情说三次。
文笔已死,可能会是个坑。

不推荐阅读。

***

小独角兽抬头望着四方的天空。
临近黄昏,暮色压将下来铺天盖地。
它从出生后不久就被关在了这个院子里,那些神官会给它食物和水,为的是让它用充满魔力的角净化仪式用的圣水。
今天似乎不太一样,独角兽优秀的听力让它听到不远处的建筑物里正传来嘈杂的声音,脚步声,呼喊声,惨叫声,刀剑碰撞,魔法的轰鸣,那些人类似乎遇到了些麻烦,小独角兽对此毫不关心。
它并不喜欢这些饲养者,只是作为一头幼兽它并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力罢了。
声音近了,小独角兽透过镂空的窗看向走廊的方向,转角处似乎有人影闪过,它只看到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晃了一下,就消失在了它的视野中。
那是什么?
幼兽心中的好奇被点燃了,那条一闪而过的东西勾得它心里痒痒的,它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东西,与那些神官和骑士完全不同的存在。
小独角兽抬头望着天空,忽然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它要走出去,离开这个狭小的院子,到广阔的世界里去看一看。

小独角兽运气不错,平日里看守它的人已经不知去了哪里,往常在教堂里巡逻的士兵也不知所踪。它一路穿过教堂的正殿,小小的蹄子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出啪塔啪塔的节奏,清脆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教堂里,再没有人能阻止。
然而直到跑出了教皇厅,小独角兽才发现外面的世界似乎……不是那么友好。
独角兽可以察觉到人内心的声音。
在教皇厅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靠近独角兽这样的珍兽,直到迈出了教皇厅的大门,小独角兽才意识到,原来这个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当然,恶意也随处可见。
小独角兽沿着建筑物的外墙奔跑,小心翼翼地回避着那些看起来有点不怀好意的人。天色渐渐昏暗,夜幕降临,看到街头的灯光一盏盏点亮,它忽然有些困惑,世界这么大,它究竟该去哪里呢?
这时一样东西映入了它的眼帘。
这个毛茸茸的东西一晃一晃地拍打着石像的基座,正是它早些时候在走廊上看到过的东西。
这是什么?
小独角兽抬头看过去,一个看起来体格和人类相似的生物坐在石像的基座上。很显然这并不是人类或长耳朵的精灵,它背对着小独角兽的方向,短发中伸出一对毛绒绒的兽耳,而那个摇晃着的毛茸茸的东西似乎是它的尾巴……真是奇怪的生物。
如果小独角兽曾经离开库尔扎斯,它应当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与人类近似的物种叫做猫魅,可惜现在的小独角兽还没有去过任何地方,而教皇厅在此前也不曾有猫魅到访。
所以它只能看着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发呆,好奇地猜测坐在石像脚下的究竟是个什么生物。

小独角兽小心地移动着方位,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那个生物坐在石台上,望着夜幕发呆,街道上冷清的灯光把他的侧脸照得惨白。过了许久他终于动了,也只是打开随身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面包啃了起来。
直到这时小独角兽才忽然意识到,自从它从教皇厅里跑出来,还没吃过任何东西。
面前这个与人类相似的生物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
权衡再三,它大着胆子从藏身的角落里跑了出来,凑过去蹭了蹭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

冒险者只是一个普通人,像许多猫魅一样,两个音节的名,一个音节的姓,成年时离开家选择成为一名冒险者。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叫他名字的人越来越少,只留下了光之战士这个轻飘飘的名号。
大多数时间冒险者忙得不可开交,大到讨伐蛮神小到替人送信,几乎对委托来者不拒。然而现在他仅仅是坐在冰冷的街边发呆,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走到现在。
几个小时前他突破了层层封锁的教皇厅,却在最后关头棋差一着,他们好像是赢了这一局,却更像是全盘皆输。
对于挚友为保护自己而牺牲的这件事,冒险者至今大脑一片空白。向福尔唐家报丧之后他精神恍惚地走出伯爵府,也不知道阿尔菲诺究竟跟他说了些什么,倒是在艾默里克说起追击教皇和苍穹骑士团的时候突兀地接了一句去报仇,把在场的几个人吓了一跳。
可是除了复仇,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冒险者平日话就很少,他说完这句之后不再出声,默默听完之后转头去了天钢机工房,把阿尔菲诺留下和西德商量飞空艇的事,自己就漫无目的地坐到了街边,望着头顶的星空发呆。
他好累,好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仿佛明天一早好友就会来敲他的门,顺便递过一杯热腾腾的伊修加德奶茶。
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冒险者不敢看伯爵的眼睛,他害怕在这个经历丧子之痛的父亲眼中看到悲伤和绝望。他想自己本应受到责备,却没有任何人指责他,这让他更加无法面对这一切。
他死了,为了救你,所以你必须活着。

听着。他的理智在告诫着。
你必须活着,吃点东西,去旅馆里安安静静地睡一觉,明天一早出发去追踪逃走的教皇一行。然后你要杀了他们,为那个人报仇,除此之外什么都不要想。
想到这里冒险者机械地从背包里掏出一个骑士面包,有一口没一口地啃了起来,这种面包是纯粹的干粮,便于携带不易腐败,又干又硬一点都不好吃。
没关系,吃饭只是为了活着罢了……只要活着就行了。他病态地想着,努力把没什么味道的面包咽下去。
这时他觉得有什么东西碰到了他的尾巴。
敏感的尾巴被碰到,猫魅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站起身,戒备地盯着有东西出现的方向。
那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小小的独角兽,它眨巴着黑亮亮的大眼睛,洁白的皮毛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啊……”
冒险者发出了毫无意义的呆滞声音,觉得自己的声音一定是蠢透了,他被这个小东西吓了一跳,小独角兽无辜的眼神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尴尬。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这个小家伙盯的是他手里的面包。
一人一兽这样站在街边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冒险者先败下阵来,他蹲下身,掰了一小块面包放在手里,犹豫着开口:“你……要吃吗?”
他觉得自己简直傻得没边了。
小独角兽反倒没有这么扭捏,它欢快地跳过来叼起那块面包几口咽了下去,继续抬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冒险者。
冒险者皱着眉头,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安地甩动着,他受不了这种期待的眼神。
“抱歉……我只有这个。”冒险者喃喃地说,认命地将手中的面包掰成了两块。他对比了一下两块面包的体积,把比较大的那一半递到了小独角兽面前,“你吃吧。”
小独角兽发出了一声欢呼,它蹭了蹭冒险者的手,大口地嚼起了面包。肚子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小独角兽默默地想,这个奇怪的生物真是个善良的家伙。
冒险者不经意地颤抖了一下,幼兽的鬃毛还没有那么硬,软软地蹭着他的手,他愣了一下,用手指轻轻摸了摸小独角兽的头顶。
幸好天已经很晚,没有熟识冒险者的人从这里经过,不然苍天之龙骑士蹲在街边跟一个小独角兽分面包这种蠢蠢的画面明天大概就能上头条。
然而看着小独角兽开心地啃着面包,他不由得抚摸着那软软的鬃毛,轻声问:“这里这么冷,你是从哪里来的?”
冒险者说完又忍不住嫌弃自己太蠢,小独角兽又不会人类的语言,他问这种话简直毫无意义。
算了,就权当是自言自语吧。

他重新坐下来,把干巴巴的面包填进嘴里。
“那家伙的家徽就是独角兽,他总说独角兽是一种非常美丽的动物。”
被省略的后半句是“就像你一样”。
“真想带你去见见他,可惜……”
冒险者将目光投向天幕,说话时呼出的水汽弥漫在空气里,让他感觉眼前朦朦胧胧的,
“我已经厌倦了,我甚至想过即便我死掉也没什么关系,但是他却保护了这样的我……”
说也奇怪,这些事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过,却在这一刻讲给了这只小小的独角兽。
“我不明白啊,为什么要为了我这种人拼上性命,我真的不明白——”
——我这种人,根本不配被称为英雄。
冒险者絮絮叨叨地说着,最后狠狠地捂住了脸。
“真是的……明明答应他不哭的。”
人们期待的是英雄,所向披靡,无所畏惧的英雄,而不是一个为挚友的死亡而悲伤,为自己的无力自怨自艾的冒险者。
他什么都懂,但他做不到。
小独角兽抬头注视着面前的冒险者,它早就啃完了面包,现在正靠着冒险者的铠靴卧在地上,它有些同情这个人,但它不会说人类的语言,所以它决定保持沉默。
而且它困了。

等冒险者擦掉脸上的水迹,小独角兽已经枕着他的铠靴睡着了。
猫魅看着这个熟睡的小东西,无奈地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这只小独角兽是从哪里跑出来的,但把这么一个幼崽放在路边总不是个好选择,天这么冷,它也许会被冻死的。
在找到小家伙的家之前,先照顾它一段时间吧?他这样想着,低头抱起来小独角兽,转身向忘忧骑士亭的方向走去。


TBC。or。FIN。

从下一章节开始可能会变成看风景之旅(如果还有下一章节的话)。

评论
热度(25)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