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极夜】开幕之前-八月篇

继续这个混淆原作和极夜设定的前传系列……八月给我感觉蛮特殊的,看起来坦率得没下限没节操(?),和人相处却又别扭又神经质……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全家就数他病得最明显?【喂

一想到要混合极夜设定的八月线就累不爱,因为我完全没办法把某人的双子设定糅合进去,所以最后只能含糊带过,后面罗伊德那篇大概也一样会以下省略_(:з」∠)_

*稍微有点穆夏X八月的擦边球。

——————————————

  奥古斯特篇
  
  在旅伴们的眼中,奥古斯特大概是个难以形容的存在,既让人摸不透,又好像好懂得几乎一眼就能看穿。
  一般人或许很难理解奥古斯特,毕竟连他本人都不敢说了解自己。
  平日里的奥古斯特看起来安静而无害,他面无表情地板着脸却并不显严肃,倒像是漫无目的地发着呆。他用灵巧的双手拆解开那些精密的机械,无论是简单的上油保养还是复杂的调整改造都做得有条有理。
  持枪时的奥古斯特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果敢与冷酷,瞄准镜中的目标仿佛是这世界上唯一的存在。他扣动扳机,冰冷的子弹划破寂静的空气,灼热的枪口下亡灵不计其数。他并非神的信徒,不为信仰,却执行着杀戮。
  异端猎人,血色八月。
  他顶着这个充满杀气的头衔辗转于战场,却又忽然抽身而去,完全不顾身后会有多少仇敌追逐着想要取他性命。这种行为几近送死,可他又偏偏最是惜命,处处小心谨慎,似乎是滴水不漏。
  
  “有时候我真是搞不懂你啊,小八月。”穆夏曾经半开玩笑地这么说,他的嘴角总是含着笑,眼睛微微眯起目光柔软却又有几分狡黠,微卷的金发在昏暗的灯光下微微反射着柔和的光。他一手撑着身体,一手卷着奥古斯特的发梢,挑起一缕柔软的浅棕色绕在手指上再让它自由散开,似乎漫不经心。
  “如果,我是说如果,旅行团遇到危险,你会怎么做?”
  “打得过就打。”奥古斯特微微偏过头,他半睁着眼睛,睫毛颤动着几乎要黏在一起,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他已经很累了,虽然身上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可酸软的四肢使不上一点力气,只想就这么卷在被单中睡过去。
  “如果打不过呢?”穆夏倒是精神得很,他饶有兴趣地继续问了下去。
  “如果打不过……”奥古斯特懒洋洋地回答着,声音如同梦呓般轻飘飘的,“……我就丢下你们,自己逃走。”
  “小八月你还真是绝情欸。”穆夏叹着气,话里却不带半点失望的意味,或许他早就知道吧,奥古斯特从一开始就是这种人。
  没错,他从认识的那天起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搭伴旅行只是为了有个照应,说白了就是单纯的互相利用,谁也别给谁添麻烦,谁也不用刻意去照顾谁。如果真的遇到什么危险,谁也不必管谁,顾好自己就够了。
  这听起来真的很自私,奥古斯特说出这话的时候却是一脸坦然和认真,穆夏不讨厌这样的奥古斯特。
  “是啊……”奥古斯特说着,声音渐渐轻下去,似乎有些畏寒地拉了拉被子将自己裹得更加严实,很快便陷入了沉睡。
  
  是啊,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个绝情的人。
  
  在那之后奥古斯特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很多很多的人,他们围着他露出友善的笑容,有些人叫了他的名字,也有人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摸摸他的头。然后他们四散而去,只剩下奥古斯特一个人面对着一地血迹斑斑,再无任何声响。
  那里有他最尊敬的老师,会用布满厚茧的大手揉乱他的头发;有邻家的大姐姐,塞给他刚出炉还温热着的小甜饼;有咖啡屋里的诗人,总喜欢拨着手上的竖琴诵着他听不懂的诗歌;有街头卖花的小姑娘,她递过一束光叶蔷薇,微带雀斑的年轻面孔笑容明快……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忘不了那些被杀死的人,更忘不了那时无能为力的自己。
  因为在意,才会难过。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动感情,仅仅保持利益关系,就绝对不会再难过了吧。
  若想绝情,奥古斯特可以很绝情。
  如果不再爱了,是不是就只剩下恨了?
  无论是人类还是异端他都会杀,可即便用子弹射穿那些生物的头或是胸膛,让那些冰冷或是灼热的血液飞溅而出,麻木的心也不会感受到半分快感。
  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呢。
  
  奥古斯特隐约觉得自己在睡梦中哭过,只是他很清楚,睁开眼睛,就又是新的一天。
  那些记忆就在那里,在每一个不经意的时间里继续打扰着他的生活,不会加深,也难以淡去。
  他的旅行也还将继续,明明一路吵吵闹闹,却又仿佛与己无关。
  什么都不会改变,无论是过去的一切,还是现在的八月。
  都已成定局。

 

——暂时截止于此——

 
评论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