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传说】失落之物【4】

这章跑题跑大发了……背景占了太多篇幅,只看剧情不看背景的话拖到一半以后再开始阅读【喂

 

  CHAPTER。4。契约。
  
  死亡就应该是一切的结束了吧。
  那么我们又为何存在呢。
  
  在他们来这里之前,银罹曾经去拜访过一个人。
  “真是令人惊讶。”
  尽管这么说,Ruin的语气却并没有丝毫惊讶的成分。
  他坐在起居室的椅子上,手指在木质的雕花扶手上轻轻摩挲,他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窗,阳光透过玻璃在他身上镶上了一层耀眼的金色,背光的角度让银罹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我们应该算是什么关系,嗯?”Ruin倒了一杯茶,语气里带着些调侃的意味。
  银罹微微垂下目光,游离的眼神盯着大理石地板上变了形的影子。
  虽然接触不算多,但他隐约觉得Ruin似乎很喜欢打哑谜。
  兄弟?他们毫无血缘关系,银罹无法想象自己称Ruin为兄长,不过他倒是觉得,如果自己这么叫了的话,Ruin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同僚?倒不如说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抱着用不上的“神”的权限,不断地消耗自身以支撑世界,直到心被时间腐蚀殆尽或者……像他的前任那样在意外中消失,与前者相比这几乎称得上是一种恩赐。
  但是,不能逃。
  “如果要我选择的话……”
  他抬眼直视着Ruin。
  “大概就是这样吧,前辈。”
  无论是什么,奉陪到底就是了。
  Ruin看着他,金色的眸子泛着冷冷的光,他毫不畏惧地让目光与其交接,直到对方忽然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你想知道你的选择是否正确,是不是?”Ruin笑着将手中的茶杯推了过来,“坐下吧,前辈的特别指导时间已经到了。”
  
  那天他们谈了很久,关于神的工作,关于这个世界的存在与平衡,Ruin似乎非常清楚他的疑惑,清楚到令他几乎要怀疑对方抱有同样的困惑。
  “至于你脸上的魔纹,我知道你觉得它很恶心,不过这并不要紧,它会消失的。”Ruin说着,他挽起袖子,露出一截苍白的手臂,用另一只手从上面划过,“不久以前,这里也全都是这东西,你看,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魔纹,这是‘母神’创造我们的时候埋藏的保护措施,算是烙印的一种,在必要的时候它会作为提示限制我们的行动。”Ruin慢慢地把袖子卷了回去,“毕竟是加在身上的负担,我们会本能地对魔纹产生抗拒的情绪,但是记住,你必须遵从它的提示,不要试图反抗它。”
  “为什么?”
  “因为它在保护你,你应该还记得,当初我身上的魔纹一直在阻止我离开城堡。”
  银罹点了点头,Ruin身上的魔纹会放出强力雷击来限制他的行动,银罹对这个凶残的限制功能记忆犹新。
  “看起来挺疼的。”他说。
  “是挺疼的。”Ruin对此表示赞同,“为了不让我去冒险,说实话……如果当初继续动用法则,现在坐在这里和你说话的就是别人了。”
  “原来……有这么严重啊。”虽然当初也知道Ruin的情况很糟糕,没想到居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他抬手试探着碰了碰脸上的魔纹,“但这东西好像都没什么反应,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没有反应是好事,说明你没有触犯它的规则,换句话说,你是安全的。”Ruin说,“鉴于你刚刚获得权限,你脸上的魔纹应该会提醒你如何使用它,等到需要的时候自然会产生反应,一般会是疼痛或者灼热感,也有可能产生幻视和耳鸣,等到你能够熟练掌握的时候它就会消失。”
  他停顿了一下,身体坐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手给我看一下。”
  “哪边?”
  “随意……嗯,就在这里吧。”Ruin说着,用指尖微微压在他的手腕上,缓慢地划过一周。手指划过的皮肤上燃起黑色的火焰,却并不灼热,稍微闪动两下就熄灭了,只留下了一圈黑色的花纹绕在他的手腕上。
  “这是……?”银罹翻转手腕查看着刚刚形成的花纹,它大约有两指宽,看上去像是以火焰为主要元素的装饰纹身。
  “仿制魔纹,可以在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对你的精神力进行增幅。”Ruin解释道,“虽然没有‘母神’的烙印那么强力,不过相对的,也不会产生反感--除非你不喜欢它的样式。”
  他说着,端起茶杯,重心向后靠,整个人陷进扶手椅柔软的靠背中:“今天说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你自己去体会吧……记住,当你使用权限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
  “有些事我无法给你答案,你只能自己去寻找。”Ruin窝在扶手椅上,如同一只巨大的猫咪,懒散又不可一世,“独处可能会让你觉得安心,但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太放纵它。”
  Ruin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不再开口,似乎是被那杯茶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银罹沉默了一会儿,过了很久才礼貌地说了声谢谢。的确,Ruin已经说得够多了,短短几个小时中他说的话可能要比过去几个月加起来都多。可银罹并不能完全理解Ruin想要传达的讯息,就像Ruin说的,他仍然需要自己去寻求一个答案。
  
  --为了不存在的过去,不安的现在,和未知的未来。
  
  离开的时候他在庭院里遇到了克里斯,她坐在花坛的边缘,和身旁亚麻色长发的小女孩相谈甚欢。
  她们看起来很幸福。
  在银罹犹豫要不要去打招呼的时候,克里斯已经发现了他。银发的少女像从前那样活力满满地冲他挥手,他只得走上前去。
  “很久不见了呢,小银。”克里斯笑着说,早在他们结伴旅行的那段时间,爽朗的少女就已经给所有人起了昵称,这或许是她表达亲密的一种方式,倒也没有人拒绝过。
  “日安,克里斯,西露菲特。”银罹简单地说。
  “日安,银罹。”
  小女孩说着,从花坛旁站起身,提起裙摆行了一个淑女礼,这让他不得不微微欠身还礼。透过死神之眼,银罹可以看到风的精灵正在她周围飘浮盘旋,等待着王的指令--毕竟是王,即使在转生之后外表只是小孩子,西露菲特仍然保持了一部分前世作为王女的优雅和礼仪,这使她看上去甚至要比克里斯更成熟一些。
  “来找Ruin吗?”她将双手交叠在身前,轻轻地问。
  “嗯,有些事要找前辈商量。”银罹点了点头,“已经好好谈过了。”
  “前辈……”西露菲特似乎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她重复了一下这个词语,然后笑了起来,“真是太好了。”
  “是啊。”
  莫名其妙的对话似乎并没有引起克里斯的好奇心,她移开目光似乎在思考些什么,最终犹豫着开口:“银罹,我想我应该向你道歉。”
  她看上去有些局促不安,突如其来的道歉让银罹感到有些困惑:“道歉?为什么?”
  “是我擅自伪造了Raven的人格,你知道……嗯,Ruin是个很复杂的人,他不怎么喜欢那部分自己,所以……总之,我很抱歉。”克里斯支支吾吾地说,抬手比划了一些不明所以的动作。
  抱歉什么呢,让你先拥有一个朋友,再失去么?
  但是银罹并不这样认为。
  “不,你不需要道歉。”他摇了摇头,“我应该感谢你,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不管他是Raven还是Ruin,无论他怎么想,这份记忆都不会消失。”
  他停顿了一下,补充道:“真的,我很高兴,谢谢你。”
  分别的确令人心痛,但重点并不应该放在之后的失去,能够成为朋友,能够拥有共同的回忆,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克里斯静静地看着他,最后露出了一个有些苦涩却又十分温暖的笑容。
  “……还是这样啊,小银。”她说。
  感觉到气氛有些压抑,西露菲特仰头看了看他们,最终将目光投向了克里斯:“对了,上次的东西,拿出来吧?”
  “啊,差点忘掉了!”听到她的提醒,克里斯连忙低下头在挎包里翻找了起来,“做好了以后一直都没来得及给你呢!”
  “什么?”银罹好奇地问。
  “就职礼物。”西露菲特说,她接过克里斯掏出来的那个小盒子,双手递到银罹面前,“欢迎来到维护世界正常运转的工作地狱。”
  “听起来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克里斯做的?这上面附了魔法吧?”盒子里躺着一个银质耳钉,镶嵌在上面的红色宝石看起来亮得惊人,可以感觉到温润的魔力在晶石中流转着。
  “很识货嘛。”西露菲特自豪地挺了挺小小的胸膛,“天天和怨灵还有不死族打交道很累吧,我在上面附了高等级的净化之风,可以帮你分担一些压力哦。”
  “一定要记得戴哦,如果是小银的话应该会好好戴着吧,我做的东西。”
  银罹点了点头:“当然……对了,上次你做给艾的吊坠,他还说下次要过来道谢呢。”
  “没什么啦,能帮到他就好了。”克里斯说着,脸上却浮现了一种微妙的遗憾的表情:“唉,要是Ruin也能有这么善解人意就好了。”
  “那是你做的东西太奇怪了啦。”西露菲特毫不客气地吐槽道。
  “嗯……”银罹有些犹豫地开口,“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你送了前辈什么东西?”
  如果是戒指什么的,说不定只是害羞而已吧?
  “……项圈。”西露菲特回答,毫不在意克里斯沮丧的表情,“被Ruin拿去在塞西尔的脖子上比了一下,说做得太大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真是比工作更加可怕的地狱啊。”
  ……还真是前辈的作风。
  银罹忍不住笑了起来,工作地狱什么的……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呢。
  
  --是的,并没有那么可怕。
  当他的剑刃撕裂尖叫着的亡灵,击碎溃烂的腐尸时,银罹清晰地感受到了这点--清澈而纯粹的净化之风让污浊的空气变得新鲜,那些负面的情绪开始退缩,震动的大地也逐渐归于平静。
  他面对的并不仅仅是死者的遗憾与悲伤,而是跨过恐惧和绝望,去期待和守护那些世界上最为美好的事物。
  “不……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女人尖利地叫着,声音里还混杂着某种嘶哑如野兽吼叫的声音,干枯的指甲在自己的脸上抓出暗红色的血痕,“你难道是……你是……”
  “放开那个可怜的姑娘吧,她受的苦已经够多了。”银罹平静地说,“早在她死亡的那一刻,这一切就应该结束了。”
  她恐惧地看着面前的少年,他脸上的魔纹已经由深红变成了艳丽的鲜红色,血红的眼睛似乎是盯着她,又像是投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不--不!她听到内心里有一个声音歇斯底里地朝她吼叫起来。逃!快逃!逃的越远越好!绝对不能继续留在他身边!
  可还没等她转过身,溶洞中的水流忽然像活过来一样窜上岸来,将她困在原地,同时,一个声音从唯一的入口那边传了过来。
  “居然甩开我一个人跑到这种脏兮兮的地方,真是令人伤心。”
  “你还是跟来了。”银罹将目光投向来人,有些无奈地说,“我该想到的,那点小事还困不住你。”
  “就算是更困难的事,我也一样会赶过来。”七夜艾不紧不慢地说着,无论是走过来的速度还是脸上的表情都悠闲得令人提不起紧张感,“毕竟……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啊,mylord。”
  
  XXX
  
  “你看起来很高兴。”赛维靠着门框,看着站在窗边的Ruin,“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是啊,我对他非常期待。”一扫平日里阴冷的样子,Ruin浅浅的微笑里不带丝毫恶意,“一旦看清了道路,他会成为和舞儿截然不同的死神……从死亡中获得新生,脱胎换骨的死神。”
  --摆脱掉“死亡”沉重灰暗影子,和常人一样,能够站在阳光下,笑着与他人交谈的死神。
  他低头看着庭院中正和克里斯交谈的银罹:“我很期待和他成为家人的那一天。”
  “你是以什么身份这么说呢,是作为Raven,还是Ruin?”赛维笑了起来,被那件事影响到的,看来并不止是死神一个呢。
  “……你说呢。”他转过身,金色的瞳孔中跳动着明亮的火焰。
  
  --TO BE CONTINUE--
  
  其实我就是想交代下背景结果稀里哗啦占了将近一整章的篇幅……但是好懒啊不可能把RE-D写出来【连RO-D都坑了的我……
  最后那段稍微解释一下……RE-D的Ruin走了融合结局,也就是精神分裂症治好了,成分差不多是80%的少爷+20%的鸦君,不然哪有这么良心【被少爷一板砖打死了←并没有

 
评论(1)
热度(1)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