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传说】失落之物【2】

CHAPTER。 2 。月冷林深。

月光下树林的影子斑斑驳驳,林中的光线晦暗不清。
他踩着厚厚的枯枝落叶,看到红眼睛的女孩子安安静静地站在不远处。
仿佛苍白的海市蜃楼。

最后套取情报的工作还是由七夜艾去做的,他先端着一瓶烈酒灌倒了最老练的猎手,又顶着一张乖宝宝牌的笑脸,从面包店的老板娘那里套出了失踪者的全部情报,效率高得令人发指,还附赠两个刚出炉的圆面包。
笑面虎。
银罹站在巷口的阴影里,看着不远处七夜艾靠在铁匠铺的柜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引导柜台里的人说出他想要的情报,隐约觉得自己似乎……受骗了。
当初七夜艾仰着头一脸可怜地求收留,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让人心疼不已,他总能准确地抓住别人的弱点,然后开出一个对方绝对无法拒绝的条件,无论是善意还是同情心,贪欲或者恐惧,在他面前似乎都是可以利用的有效手段。
当初那副幼犬一样楚楚可怜的样子果然是装出来的吧,顶着一副小孩子的外表让人放松警惕,实在是太狡猾了。
没有什么比直接利用对方自身的情绪更有效了,这点在他获得侍从权限之后变得更加明显——青少年的外观虽然不如孩童那样惹人怜爱,却更方便出入更多的场合,能够利用的东西也就更多。银罹曾经看他把鲜花戴在少女头上,配上些甜言蜜语和温柔笑容简直绅士到无以复加,却只是为了把对方迷得昏头转向把本该守口如瓶的秘密吐露出来。
……一点也不像他姐姐,难道这家伙是自学成才吗?
他头疼地转过脸,然后忽然睁大了眼睛。
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站在小巷的另一边,她黑色的长发披散着几乎要垂到地上,深红色的小裙子血染一般的艳丽。
她的表情藏在刘海投下的阴影中,阳光从她背后蔓延开,模糊了边缘,看上去如同一个四处飘荡的亡灵。
“你是……”
“快去。”女孩抬头看着他,忽然开口,“快一点,不然那个女孩会有危险。”
“那女孩……你知道些什么?”
银罹伸出手想要拉住她,可还没等他碰到对方,那个身影忽然消失了。
就和她出现时一样,毫无预兆地消失无踪。
“诶……?”他愣了一下,用力揉了揉眼睛,可那里仍然什么也没有。
是幻觉吗……?
还没等他想明白,急促的脚步声就在背后响了起来,银罹转过身,看到七夜艾正向这边跑过来。
“出什么事了?”似乎是因为跑得有些急,他停下来的时候顺手整理了一下衣服,“刚才……”
“……没什么。”他眨了眨眼睛,刚才的景象和声音都是那么真实,可除了幻觉又能怎么解释?
七夜艾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似乎并没有接受这种解释,不过他还是说:“好吧……有什么情况告诉我。”
“你那边问完了?”他顾左右而言他。
说到正经事,七夜艾脸色一沉:“差不多,涉及到的目击者都已经问过了,失踪者共有十三人,最早一起发生在一个月以前,而最后一个就是珍妮……这次的事件有些古怪,等一下我会详细解释。”
“辛苦了,时间紧张,我们现在就出发,路上慢慢说。”
他很庆幸七夜艾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不擅长说谎,可这时提这件事只会让他们更加困惑。那个女孩说的话让他不得不去在意,如果她说的话可信,那么最后一个失踪者也许还有生还的希望,但是……
如果这是一个陷阱呢?
或者,如果这只是银罹自己产生的幻觉呢?
他不敢多想。

第一起事件发生在一个多月以前,失踪者是一名以缝纫为业的年轻女性,根据七夜艾收集到的情报,那天刚好出现了月蚀。
接下来的失踪者有男有女,无一例外地全都是十八至二十五岁的年轻人,而更巧合的是——
“包括那个侥幸逃脱的小铁匠在内,这些人全部出生在七月。”七夜艾皱着眉,“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七月……?”银罹不明所以地重复了一遍。
他们正走在出事的树林里,阳光从树枝的缝隙中投下来,叶子已经几乎掉光了,只留下干巴巴的枝桠,在铺满落叶的土地上留下扭曲的影子。
七夜艾一路讲述着他所整理的情报,银罹一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只是偶尔发出单音表示听到了,像这样开口询问少之又少。
“啊,这是一个古老的东方传说。”看他不解的样子,七夜艾解释道,“他们说七月是鬼月,这时候阴气最盛,无处可归的亡灵会在人间徘徊,去完成生前未尽的心愿或者……制造更多的枉死者。”
“鬼月……这么说,这一系列的事件有可能和某种巫术祭祀有关?”
“有可能,退魔师一般很信这些,我小时候在家里也听过不少类似的东西。”七夜艾说,“镇上有上万人,偏偏失踪的人全都具备相同的特征,这太奇怪了。”
“而且13……本身也不是什么吉利的数字吧。”银罹叹了一口气,“如果真和死者有关倒还简单了,把他们送去地狱就好,就怕幕后是活人所为。”
他低头思索着,脚尖轻轻踢着地面上厚厚的落叶。
“别把死神的工作说得像清洁工一样好不好……”七夜艾说,“虽然我同意活人会更麻烦些……哇啊!”
银罹突然将他推到一边,他只模糊看到一个黑色的影子从两人之间一闪而过,而银罹同时反手从腰间抽出短剑在身前一格——
“铛!”
金属和硬物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七夜艾站稳身体,这才看清那居然是一条巨大的蟒蛇、或者说,看起来很像蟒蛇的东西。
它的躯干部分盘在一起,比一般的水桶还要粗些,看上去长度至少有十米以上,形状就像一条蟒蛇,但它的形体却包裹在一层浓重的黑色雾气中,只隐约能看到一些红色的、像甲壳一样的鳞片。在锥形的头部上部长有三排血红色的眼睛,它们正转动着,看向不同的方向,似乎正寻找着更有利的进攻方向。
而它的牙齿,那已经不是蟒蛇应有的牙齿、甚至不是蛇类应有的牙齿——它有两层牙齿,外层明显是食肉动物才有的獠牙,里层则是小而细碎的磨牙,而在两侧,则是如剑齿虎一般锐利而巨大的犬齿,刚才磕在剑刃上的正是这巨大的犬齿。
“这是什么东西!?”七夜艾吸了一口冷气,他的实战经验明显弱于银罹——尽管看上去年龄近似,但银罹毕竟是当初一路在正面战场上结结实实打下来的,和全程帮姐姐打辅助的七夜艾相比自然经验丰富得多。
“不知道,杀掉以后再研究!”银罹简单地说着,空闲的左手从斗篷下面抽出了另一把短剑,冲着蛇头和身体连接的部位就砍了过去。
蟒蛇不甘示弱,它的尾部一甩,冲着剑刃就撞了过去。
一声闷响,秘银短剑居然被蟒蛇尾部厚重的鳞片挡了下来,银罹皱了皱眉,手腕一转,顺着蟒蛇的躯干削过去,同时整个人重心左偏,就地一滚,和蟒蛇拉开了距离。蟒蛇似乎还想追击,可它的尾巴还没甩过去,便中途拐弯,刚好挡住七夜艾掷过来的月刃。
“啧,六只眼睛还真不是白长的啊。”将月刃收回到手中,七夜艾抱怨了一句,“真恶心。”
“小心,别被它缠住。”银罹简单地说,“掩护我。”
几乎在说话的同时,他便动了起来,速度快到让人难以看清,只能根据短剑划过的银色弧光来判断他的动作。他并不绕弯,每一刀的目标不是蛇头就是颈部七寸,但似乎总是差那么一点,蟒蛇总能在最后一刻避过致命一击,甚至能够找到对方稍许漏洞——
“看来六只眼睛也不太够用啊?”在蟒蛇发起攻击的同时,七夜艾的魔法准备也已经完成了,他掷出月刃,然后在地面上用力一踏,四根水柱同时喷涌而出,如绳索一般追着高速旋转的月刃向背对着这边的蟒蛇缠了过去!
如果蟒蛇有足够的智商,它应该能够理解到它已经上当了。银罹先前的攻击看似凶狠,却仅仅只是为了吸引蟒蛇的注意力,让它难以分神注意周边罢了!
可惜这时已经太晚了。
银罹身体一偏,双剑合拢,直直的向蟒蛇大张的嘴角处砍了过去。
它避无可避,那些缠上来的水柱并不是为了阻止它前进,而是为了推动它冲得更快,快到让它根本来不及向旁边躲闪。
落叶飞扬,黑色的、粘稠的血液从割开的裂口中喷溅而出,致命伤从蛇头一直延伸到接近到接近尾巴的部位,它砸在地上,几乎只是抽搐了一下就再也不动了。

当月刃回到七夜艾手中时,银罹刚好将短剑收回鞘中。
这一战算得上速战速决,枯叶被战斗时带来的气流卷到半空中,而当它们落下时,散开的水柱已经迅速渗入地下,而蟒蛇的尸体,也已经随着黑雾消散粉碎成尘埃。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七夜艾看着蟒蛇的尸体消失的地方,“这里看起来什么简直就像都没发生过。”
银罹没说话,他在刚才那一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不同于地狱里那种幽暗而深远的感觉,是一种绝望而充满恶意的气息,但是毫无疑问地……
“……不是‘她’。”他喃喃地说,红色的双眼却盯着很远的地方。
不同于过去毫无光泽的浅青,继承死神职务后异变的双眼如未经打磨的石榴石,艳丽的色泽似乎已经沉淀到了最深处,只显现出浓郁的鲜血般的红。
“她?”七夜艾疑惑地问。
“之前在城市里,我见到她了,舞儿……不,准确地讲,是‘小艾’。”
“当时我以为只是幻觉,不过现在可以确定了,”他停顿了一下,“那个人,‘她’在这里,却不在‘这里’。”
他确实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却不是他们要找的那一个。

金色的头发扎成两个低马尾垂在肩上,红色的眼睛闪动着孩子式的天真,她身上穿着一件短斗篷,露出小洋装的格子裙摆,裸露在外的小腿几乎没有血色,不合时节的寒冷。
没错,就在不远处的树后,那棵白蜡树的后面,一个小女孩正探出头怯生生地望着这边。
一个四处飘荡的亡灵。

——TO BE CONTINUE——


……我烦死写打戏了!短短一篇三万字左右(预计)的故事居然有两端打戏简直人干事!【不是你自己定的剧情吗喂

虽然我当初标了CP不过我猜最后一定看不出是CP,干脆就当双主角文看好了_(:з」∠)_

 
评论(4)
热度(1)
© 苹果☆奶昔/Powered by LOFTER